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徐美青介绍说

2018-06-08 21:25

“肺是十分‘娇嫩’的器官,非常容易受到损伤,当它离开人体后,必须要在6-8小时内进行移植,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存肺的功能,因此,转运和手术都要分秒必争。”据胸外科副主任医师柯立介绍,为确保手术的及时性,在供肺到达前,由胸外科、呼吸内科、手术室、麻醉科、监护室等组成的肺移植团队就必须做好充分的术前准备。

郝庆是一位重度肺气肿患者,在他还不到40岁的时候,曾两次出现左侧气胸,其后经常咳嗽、在重体力劳动后时常觉得喘不过气来,并且逐渐加重。近些年来,即便只是轻微的活动,也感觉像挑着担子上山一样气喘,生活质量极差。

目前,肺源主要来自于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。对此,徐美青呼吁:“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器官捐献的意义,加入到器官捐献志愿者队伍中来,让更多患者能重获新生。”

此时,患有肺纤维化的王康也在3个月前发生严重肺部感染,出现咳嗽、呼吸困难的症状,走路甚至无法超过100米。随着病情加重,即便只是安静地坐着也常会觉得喘不过气来,十分痛苦。

排异是肺移植手术后影响病人生存的最为主要因素。“肺移植术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肺的缺血再灌损伤、排斥和感染,这对医务人员和患者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,这可能导致患者发生呼吸窘迫综合征、肺梗死等严重并发症,因此术后的管理同样重要。”呼吸重症科主任胡晓文说。

重症医学科主任潘爱军介绍,患者进入监护室后,团队迅速开展了免疫抑制治疗、预防感染和再灌注损伤治疗等术后治疗。除此之外,为了增强郝庆和王康肺活量,纠正他们因术后紧张引起的呼吸急促等异常呼吸模式,在保护伤口情况下帮助他们加强活动,术后三天,康复医学科的心肺物理治疗师们开始对两位患者进行物理治疗。

6月25日上午10点9分,带着生命的希望,航班从南宁起飞,争夺分秒的手术战正式打响。12点18分,飞机抵达南京禄口机场。此刻,在安徽省立医院两间手术室内,移植团队同时开始对郝庆和王康进行麻醉,由于王康病情较重,还对其进行了体外膜肺氧合(ecmo)插管。14:00切肺手术开始。

目前,郝庆和王康情况平稳,住在同一间病房的两人经常相互鼓励,希望可以早日“自由地呼吸”,并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安徽省立医院是安徽省唯一一家拥有肺脏移植资质的医院,同时拥有心脏、肝脏、肾脏、胰腺、小肠及眼角膜移植资质,是全国移植资质最全的9家医院之一,同时,医院也是安徽省唯一一家红十字眼角膜捐献定点公立医院。就在此次肺移植开展的前三天,安徽省立医院移植团队不休不眠连续奋战15个小时完成了心脏、肝脏和一对肾脏的四台移植手术,让四人重获新生。

移植手术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最终的胜利。“可以说,患者要想获得‘新生’40%在肺移植手术,还有60%在于术后的管理,这需要团队的力量,才能最终不负捐献者的大爱。”柯立如是说。

然而,相较于其他器官的移植,肺移植开展面临着更大的挑战。“全国有近30家肺移植准入医院,但2016年总共仅开展了204例肺移植手术。很多终末期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、肺纤维化、结节病、原发性或继发性肺动脉高压等患者需要肺移植才能挽救生命。”徐美青介绍说,在医院,很多患者没有等到合适的肺源就去世了,非常遗憾。

为此,安徽省立医院组成了由胸外科、重症医学科、呼吸内科、康复医学科、药剂科、麻醉科、病理科、检验科、影像科等科室及护理团队的数十位医生、护士共同参与的肺移植多学科诊疗团队(mdt)。团队通力协作、密切配合,共同守护“生命的礼物”。

今年3月,郝庆病情加重,右胸气胸3次,在省立医院胸外科治疗了2个多月,由于肺功能严重受损,常规的治疗方法效果并不明显,气急、喘不过来气使郝庆痛不欲生。

“每天我们都会来到他们的床边,帮助他们练习咳嗽,增强气道廓清能力,鼓励他们活动,预防因卧床引起的虚弱,静脉血栓,肺部感染,胃肠蠕动差等问题。王康在术后有些紧张,我们也会为他播放一些轻松的音乐,帮助他放松心情。”心肺康复物理治疗师曾林芳介绍。